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首頁 > TAVIS.tw前線 > 人物專訪
人物專訪
每一次的宣傳活動,都要產生正向的擴散效應,這是魏導的打撞球哲學。問到從劇本發想之前,就想到之後要如何做行銷嗎?魏導說:「我不是一開始從行銷出發,才去想故事,而是先想好故事,劇本寫好,要拍的時候,我才去想後面怎麼做。就跟撞球一樣,一開始一定要觀察整個球桌,我要打哪一顆球,哪顆球最有把握打進去,如何可以讓這顆球打進後,還可以製造另一顆球進球的機會,這就是拍片跟行銷自然而然的互動關係。」
從1956年至1981年的25年間,台灣總共產出1,200多部台語片,相當一年50部。那是台語片的全盛時期,當時的北投就是台灣的好萊塢,溫泉旅社和北投公園隨時有好幾組台語片拍攝團隊,沒日沒夜地搶拍,像淘金般一樣狂熱。轉眼間,這段歷史已經是60年前的事,不寫不說的話,恐怕很多讀者都不知道,台灣曾經也有個台萊塢。
李烈在19歲那年進入演藝圈,很快就紅了,一路工作到30歲,開始厭倦,毅然決然離開演藝圈,前往中國做生意,一個錦衣玉食的女明星進入窮鄉僻壤的東北,最後生意失敗,但也讓她經歷了全新的世界。49歲時,李烈決定貸款製作《囧男孩》,那是她投身製片的第一部電影。她曾在演講中提到:「當初會離開這一行,主要是因為我不想再當演員,因為產業對待演員的方式,感覺只是工廠流水線,不停地在複製同樣的表演,讓我覺得表演變成一件不有趣的事,所以我離開了。」再回來時,她決定從製片這個身分從新開始。
「一個電影節的策展究竟如何定義?」身任台北電影節策展人已屆三年的郭敏容,沒有正面表列解釋。但在採訪過程中,她提了一件大學時期的往事,彷彿在那個當下,甚麼是策展,以及更重要的,策展背後複雜的篩選機制、策展人手中的文化表述權力,先被放置在一個雖難以清楚言說的隱密之處,卻供日後的她,不停拿來自我省思以及批判。大學時的郭敏容,還在新聞系裡瞎摸,比較認真費心的,是按照《認識電影》找導演作品,把高中時期只能讀到卻無處可看的電影大師們,重新透過銀幕認識。
日本動畫電影《你的名字》正如火如荼上演,首周全台票房破6400萬台幣;與此同時,今年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入圍從缺。謝珮雯,動畫創作者,現任正修科技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系專任講師,談到台灣動畫環境時說,「一直都很悲觀,但也一直都有在發展。難道現在(指動畫產業的發展)比十年前更好?沒有耶,但是這十年間沒有東西長出來嗎?有啊,像立偉的作品、Vick(即王世偉)的作品還是很棒,而且越來越棒。難道這些沒有出路嗎?他們確實將版權賣到各國。」
日本動畫電影《你的名字》正如火如荼上演,首周全台票房破6400萬台幣;與此同時,今年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入圍從缺。謝珮雯,動畫創作者,現任正修科技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系專任講師,談到台灣動畫環境時說,「一直都很悲觀,但也一直都有在發展。難道現在(指動畫產業的發展)比十年前更好?沒有耶,但是這十年間沒有東西長出來嗎?有啊,像立偉的作品、Vick(即王世偉)的作品還是很棒,而且越來越棒。難道這些沒有出路嗎?他們確實將版權賣到各國。」
柯智豪,台灣當代少見的全方位音樂創作者,曾獲得金鐘獎最佳音效配樂、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的肯定,並擔任多部劇情片與紀錄片的配樂,近幾年也嘗試跨足傳統戲曲與劇場配樂。作曲之餘,也創作音樂裝置,透過聲音科技探討人類情感與群體行為。綜觀柯智豪的作品,會驚訝地發現他涉略廣泛、合作對象多元,舉凡聲音裝置、劇場、電視劇和電影配樂,風格包含古典、現代、電子、傳統戲曲、低限音樂,難以輕易地以單一類型歸類,電影配樂絕對只是他創作的一部分。
柯智豪,台灣當代少見的全方位音樂創作者,曾獲得金鐘獎最佳音效配樂、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的肯定,並擔任多部劇情片與紀錄片的配樂,近幾年也嘗試跨足傳統戲曲與劇場配樂。作曲之餘,也創作音樂裝置,透過聲音科技探討人類情感與群體行為。綜觀柯智豪的作品,會驚訝地發現他涉略廣泛、合作對象多元,舉凡聲音裝置、劇場、電視劇和電影配樂,風格包含古典、現代、電子、傳統戲曲、低限音樂,難以輕易地以單一類型歸類,電影配樂絕對只是他創作的一部分。
賴柏宗任教之初,便將自己喜愛的電影作成教材帶入課堂,或利用課堂時間帶學生到戲院戶外教學,「我在教書第一年便帶學生去看電影,每學期一次,第一部是《哈利波特》,並結合小說閱讀;以及與電影公司合作放映《烏干達天空下》,帶領學生從紀錄片認識世界。我會針對每屆學生不同的個性與狀態做不同設計,並搭配當時可能的影展資源。」2006年,賴柏宗開始參與影像教育扎根計畫,擁有多年豐富的影像教學經驗,也是國家電影中心「電影藝術前進校園」計畫的諮詢顧問,協助撰寫電影學習輔助工具。
新竹高中是間具有悠久歷史的學校,黃大展老師接下圖書館主任的工作已邁入第四年,他一直努力將圖書館打造為竹中的藝文中心,影展、講座、展覽,平均兩周一場。他笑說因為這個工作逐漸冒出白髮,我們卻在他忙碌的身影中看見一位高中老師對於教育的熱忱與決心。2010年,黃大展開始與中映電影公司的「國片影像扎根教育計畫」合作,在校園中舉辦國片放映與座談活動。也曾和崗華公司合作,將他們代理的電影組合為小型影展,並請校內老師在映後帶領討論。幾次嘗試後,黃大展漸漸摸索出在校內放電影的方法。